精彩小說盡在QQ1234小說網!手機版

首頁言情→ 神醫狂妃甜且嬌

神醫狂妃甜且嬌

作者:溪照影 主角:秦偃月東方璃  來源:陽光書城

連載付費 甜寵文架空今穿古傲嬌

《神醫狂妃甜且嬌》小說主角是秦偃月東方璃,作者溪照影,小說情節曲折,內容引人入勝,深受廣大讀者們的追捧!推薦給沒看過的小伙伴們!...

118萬字 更新:2020/03/26

在線閱讀

  • 讀書簡介
  • 章節目錄在線閱讀
  • 評論

《神醫狂妃甜且嬌》小說主角是秦偃月東方璃,作者溪照影,小說情節曲折,內容引人入勝,深受廣大讀者們的追捧!推薦給沒看過的小伙伴們!

免費閱讀

“你們兩個,將他喚醒。”秦偃月用力攥著手。

“王妃娘娘,不可能的,他喝醉了就醒不了,要等酒勁過了才行。”一個漢子說,“咱們還是找找翡翠姑娘吧。”

“你們去端一盆冰水來,要帶冰渣的那種。”秦偃月冷聲吩咐,“將他潑醒。”

“不,不行的。”領頭婆子見她將壯碩漢子支出去,嚇得臉都白了,“王妃娘娘,只有咱們兩個女人在這里是不行的。”

“這個人,這個人很可怕的。”

“我們兩個女人,是控制不了他的。要是他突然醒來,見到咱們兩個,咱們......咱們......怕是會出大事的。”

秦偃月心底一緊。

她的直覺是對的。

這個老懶,怕是那種見到女人就動歪心思的無賴之人。

秦偃月攥緊了手,心底,涌起一股怒氣。

廚房里的人,欺人太甚了!

他們明知道這個老頭是個看到女人就出事的危險人物,還特意讓翡翠單獨過來,是擺明了要將她推向火坑里。

“你們先把他綁起來扔到雪地里醒酒,綁結實點。”秦偃月盡量讓自己保持冷靜。

希望翡翠還在這間屋子里,希望還沒出事。

鴿子房能藏人的地方不多,想找人并不困難。

她的目光落到土炕上。

土炕上的被子黑漆漆的,像從來沒清洗過一般,在微弱的燈籠光芒下泛著油光,令人作嘔。

被子下面,似乎有動靜。

她忍著惡心,將被子掀開。

被子下的人,正是翡翠。

翡翠嘴里被塞了破布,雙手雙腳被綁住,長時間被臟臭的被子蓋住頭,她呼吸不暢,意識模糊,兩眼翻白。

“翡翠。”秦偃月忙將她口中的破布拿出來,又用刀子將繩子割開。

她幫她順了順氣,又掐著她的人中。

好一會之后,翡翠終于緩過來。

她盯著黑漆漆臟兮兮的房間愣了一會,感覺到有人在用力拍她的臉。

“娘娘......”她回過神來,看到秦偃月之后,終于痛哭出聲,“對不起,對不起,我又搞砸了。”

秦偃月皺著眉,她輕輕地拍打著翡翠的后背,“沒事的,沒事。”

“來,告訴我,那個老頭有沒有對你做什么?你有沒有受傷?不要害怕,要告訴我,我會幫你。”

她的聲音極輕柔,胳膊輕輕攬住翡翠,給予她溫暖和勇氣。

翡翠臉色慘白,她搖了搖頭,低頭啜泣,“我不知道。”

“不知道?”秦偃月挑眉,手指搭在她的手腕上。

“嗯,我來到鴿子房,喊了好久也沒有人回應。我以為沒人,想等會再來一趟。”翡翠說著,雙目驚恐。

她不停地顫抖。

秦偃月抱緊她,她才鎮定了一些。

“我想離開的時候,一個臟老頭竄出來把我抱住,他力氣好大,我根本掙脫不開,他把我拽到里屋里,我死命掙扎喊叫,他就把我打暈了。”

翡翠抽噎著說,“等我醒來的時候眼前一片漆黑,手腳也被綁住了,我被那股臭味熏得難受,開始還想著掙脫,后來力氣越來越小,意識也不清楚,再后來娘娘您就來了。”

“娘娘,我......我。”翡翠緊咬著嘴唇,低頭,泣不成聲。

“別怕,你是清白的。”秦偃月給她把過脈之后,松了一口氣。

翡翠脈象正常,不像是受到侵犯的。

她思維清晰,說話有條理,應該是那老頭還來得及施暴。

秦偃月低頭看著一旁吃剩的骨頭,以及散落在一旁的盤子,食盒等。

想來是那老頭酒癮上頭,看到食盒里的好菜控制不住,想先美餐一頓,等酒足飯飽后再對翡翠施暴。

他酒勁上頭醉倒之后,她又趕了過來。

不幸中的萬幸。

“真的嗎?”翡翠本以為自己清白不保,聽到這話,抬起淚眼,“娘娘,是真的嗎?”

“是真的,是真的。”領頭婆子接過話來,“翡翠姑娘,你要是清白不保,肯定不是現在這種樣子,你福大命大,逃過一劫。”

秦偃月見翡翠無事,緊繃的心也放松下來。

她站起來,與領頭婆子面對面。

“你應該早就知道養鴿子的老懶是嗜酒危險之徒吧?”

領頭婆子低下頭,“是。”

“既然知道,為何讓翡翠單獨來?”秦偃月聲音冰冷,“你安的什么心?”

“你可知道,清白對一個姑娘來說意味著什么?”

“王妃娘娘,不是我。”領頭婆子嘆了口氣,也不敢再隱瞞,“是蘇大家的。”

“蘇大家的?”秦偃月將翡翠扶起來,“她是誰?為什么要針對我?”

“這個......”領頭婆子有些難言之隱。

“說!”

“是,娘娘,我說了,您可別惱。”領頭婆子道,“蘇大家的男人在蘇府當差,娘娘您也知道,蘇家姑娘跟王爺是聞京城的金童玉女,幾乎所有人都以為蘇姑娘會嫁入王府。蘇大家的總是嚷嚷著,等蘇姑娘嫁過來,她就能享榮華富貴什么的。”

“后來,七王爺娶了您,蘇大家的美夢泡湯,一直對您懷恨在心。她家里有些背景,我們也不敢惹她。”

“原來是這樣。”秦偃月身上散發出冰冷的氣勢。

這股氣勢,比這寒夜還要寒上幾分。

領頭婆子被這氣勢嚇了一跳,滴水成冰的季節,她的后背卻滲出不少冷汗,冷汗浸透了棉衣,貼在身上,難受至極。

秦偃月看著她臉色蒼白的模樣,說道,“你不必害怕,我這個人恩怨分明。人敬我一分,我回敬三分,人傷我一分,我傷人十分,你與此事無關,我不會對你做什么。”

“當然,你要是也覺得我們主仆是軟柿子,想任意捏搓,那你也可以試試。”

“翡翠,能走路嗎?”

翡翠點點頭。

秦偃月將她帶出門去。

翡翠看到老懶,條件反射般地發抖。

“這個人一直這樣?”秦偃月問向領頭婆子。

“是。”領頭婆子說,“他嗜酒如命,喝了酒就對女人兩眼放光施暴。偏偏他力道極大,普通人掙脫不開,王府里的女眷都躲著。”

“他這種德性,為什么還能留在王府里?”秦偃月問。

“聽說是他對王爺有恩。”領頭婆子道。

“呵。”秦偃月抬眼看著廚房里的兩個壯碩漢子,“兩位大哥,請連夜將他送到凈身房。”

兩個壯碩漢子一愣,“這......”

“有意見?”秦偃月冷聲道,“事情由你們廚房而起,你們想息事寧人,就按照我說的去做。如果你們想將事情鬧大,那就做好承擔后果的準備!”

網友評論

發表評論

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

為您推薦

    言情小說排行

    人氣榜

    内蒙古11选五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