精彩小說盡在QQ1234小說網!手機版

首頁古風→ 暴力醫妃颯且甜

暴力醫妃颯且甜

作者:妖六六 主角:云妙音晏季  來源:有書閣

完結付費 甜寵文架空

《暴力醫妃颯且甜》作者妖六六,主角云妙音晏季,書中情節設定引人入勝看點十足,人物刻畫飽滿,文筆極佳,實力推薦。...

56萬字 更新:2020/02/21

在線閱讀

  • 讀書簡介
  • 章節目錄在線閱讀
  • 評論

《暴力醫妃颯且甜》作者妖六六,主角云妙音晏季,書中情節設定引人入勝看點十足,人物刻畫飽滿,文筆極佳,實力推薦。

免費閱讀

黎明已至,云妙音已經回到御史府內自己的院子時,還是沒有從方才的震驚中回過神。

她剛剛,是經歷了被求婚?

被一個權勢滔天,但只見了一面,卻面若驚鴻的男人?

還好,她雖然是顏狗,卻尚有理智,知道這男人就是耍她,要不然……

哎,古代男人真可怕,所以,她說啥也不能嫁!

“小姐,你回來了!”耳邊,一個聲音傳來,終于將云妙音思路拉回。

云妙音抬頭,只見梳著少女發髻的姑娘站在自己面前,見她望過去,卻是趕緊低頭道:“小姐沒事真是太好了,奴婢這就去給小姐端水洗漱。”

然而,云妙音卻蹙了蹙眉。

這婢女名為阿夏,記憶里,她是為數不多的真心對原主好的人。

而她方才低頭的那一瞬間,云妙音分明看到那帶著擔憂眸光的一雙眼布滿紅絲,一張本該嬌嫩的臉更是腫脹異常。

“等等,怎么回事?”云妙音一把拉住她,迫使她抬頭看向自己。

雖然她不是原主,但許是靈魂已與這身體相融的緣故,她甚至可以共情到原主的心情。

而且,她不僅是救死扶傷的大夫,她還是嫉惡如仇之人。

對普通人尚且如此,何況,是她自己的人?

敢動她的人?她絕對不允許!

“小姐,我沒事,我就是沒睡好。”阿夏趕緊別過頭,想要躲開。

云妙音目光一冷:“怎么?和我都不說實話了是嗎?”

阿夏頓時嚇了一跳,趕緊下跪道:“不是的,小姐,奴婢是不想讓你擔心,是二小姐,她昨夜帶著劉嬤嬤把奴婢揪起來就是一頓打,奴婢也不知道發生了什么。”

云妙音目光微瞇,云妙涵,果然是她!

雙拳忍不住攥起,這個女人,看來昨夜給她的教訓還不夠!

忽然,拳上卻多了一雙手,那手死死地抓住她道:“小姐,你千萬不要再為了奴婢去出頭,奴婢不疼,真的不疼。”

眼前,許多畫面紛飛而過。

曾經的云妙音也不是生來軟弱,她也曾為了婢女而出頭,只是,次次被打得渾身傷痕。

自幼娘親早亡,父親忽視,姨娘上位,庶妹欺凌,才最終一點點磨去了她所有的利爪,讓她長成了懦弱的性子。

心里說不出的酸澀與擁堵,云妙音閉了閉眼。

放心吧,好姑娘,今日我既借你的身體重生,定不會再讓你的人被欺負去!

再次睜開眼,云妙音面色一緩,將阿夏從地上扶起:“放心,我會讓他們付出代價,不過,我不會莽撞。”

阿夏一怔,眼前小姐的神情讓她仿佛回到若干年前。

那會的小姐也是這般堅定,只是,卻比現在多了許多沖動。

雖然不知道小姐昨夜經歷了什么,為何仿若一夜長大,但是,她卻真的比什么都高興,甚至一張嘴笑得老大,也感覺不到絲毫的痛苦。

云妙音卻皺了皺眉:“別傻笑了,快去拿藥,我給你上藥。”

然而,阿夏臉色卻是一僵,低聲道:“小姐,我們沒有藥。”

云妙音一怔,是啊,記憶里的云妙音就算是發了高燒,就算是阿夏在趙姨娘的院外冒著大雨磕頭,也無人肯派一個大夫過來。

若不是她日夜為自己擦身降溫,恐怕自己就算不死,也會燒成傻子。

記憶實在太過慘烈,云妙音心情實在欠佳,她甚至覺得,昨夜怎么沒干脆和季王要點銀子,至少這會可以出去先把藥買了。

“好了,小姐,奴婢不疼,你快洗漱,奴婢去把飯放好。”一旁,阿夏已經端來了水盆方巾,隨后走進屋子。

云妙音嘆了口氣,也罷,吃完了再和她們算賬。

只是,很快,她就不這么想了。

“我靠,這是人吃的東西?”餐桌前,云妙音瞪著面前面糊糊和咸菜疙瘩,怒不可視。

記憶里有是一回事,親眼看到又是一回事!

再看周圍屋子殘破不堪,那衣柜里的衣服……

都什么破玩意兒!竟然還有補丁?

穿這種垃圾簡直影響她的氣質!

云妙音簡直要被氣笑。

當即眼珠一轉,很快,一抹壞笑浮上臉頰。

“阿夏,去幫我翻出最破的那件衣服。”

清晨時分,陽光和煦。

主院正廳,三人圍坐餐桌前,遙遙望去,溫馨異常。

只是走到跟前,卻發現并非如此。

“爹,女兒臉好疼,什么都吃不下。”

“老爺,你可要為涵兒做主啊,季王一定是受了云妙音蠱惑才會誤會涵兒,你不能不管啊。”

云御史眉頭緊蹙:“事關季王,不得隨意評論,我自有分寸。”

“爹,你偏心。”聽到他這么說,云妙涵立即使出平時的殺手锏,撒嬌道,“女兒不吃了,反正也吃不下,嗚嗚……”

只是,這令人作嘔的操作還未起到作用,卻聽門口一個聲音響起。

“吃不下,不如吃姐姐的?姐姐的早飯很軟綿稀爛呢!”

三人轉頭望去,只見云妙音正款款走來,身旁,阿夏端著只看一眼就讓人大倒胃口的東西。

云御史不免一怔,他都不記得有多少年沒見過這個女兒了。

自從她娘去世,每次見她,都是她對著趙姨娘及庶妹發飆,甚至罵他這個做父親的寵妾,所以,他厭惡之下,便也沒再管她。

偶爾在宴會上見到,卻發現她雖已不再狂躁,卻又不知為何變得懦弱不堪,更是讓他厭煩。

如今,這端莊的身姿不免讓他驚訝,尤其是,那姣好的面容上冷靜怡然的神態,更是讓他一陣恍惚。

甚至讓他想起第一次見到她的母親,也是這樣端莊美麗,不可方物。

一旁,趙姨娘看著那張與她母親極像的臉,再看到自己相公的表情,臉上頓時露出一抹恨意。

這么多年了,那個女人雖死,卻依然占著正室的位子,難道,還依然占據在他心里?

強烈的嫉妒讓她的雙眼發紅,死死地盯著云妙音。

然而,卻見云妙音的目光朝她投來,掩蓋不及下,竟是當場對上。

而就是這一眼,卻讓她驚得汗毛乍起。

這是怎樣的目光,竟讓她想到一匹狼!一匹已經死死盯住獵物的狼!

然而,還不等她再仔細看去,卻見云妙音已經收回視線,笑意殷殷地走到桌前,對著云御史彎了彎腰道:“給父親請安。”

接著,又轉頭吩咐道:“阿夏,還不把粥給二小姐送過去?”

網友評論

發表評論

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

為您推薦

    古風小說排行

    人氣榜

    内蒙古11选五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