精彩小說盡在QQ1234小說網!手機版

首頁言情→ 此生陰緣已注定

此生陰緣已注定

作者:積云渴雨 主角:云清墨逸  來源:微小寶

完結付費 長篇都市

《此生陰緣已注定》作者積云渴雨,主角云清墨逸,小說情節內容生動精彩,推薦大家閱讀。下面為大家介紹本書的閱讀方式,喜歡的朋友不容錯過!...

104萬字 更新:2020/02/21

在線閱讀

  • 讀書簡介
  • 章節目錄在線閱讀
  • 評論

《此生陰緣已注定》作者積云渴雨,主角云清墨逸,小說情節內容生動精彩,推薦大家閱讀。下面為大家介紹本書的閱讀方式,喜歡的朋友不容錯過!

免費閱讀

感覺到黑衣男子微涼的手在身上慢慢游走,五指更是如同彈琴一般輕觸著,我全身緊繃,轉眼看著那柱插在門邊的望門香,再瞄著面具里面黑沉的雙眼,想開口卻發不出半點聲音。

我小時候睡覺總是被無故驚醒,后來外婆用桃木削成釘子,將我房間四周都釘上了不說,還用香灰涂了墻,據說鬼怪根本進不來,可這黑衣男子明明是個鬼,卻突然這樣出現在我床上。

張嘴想叫,卻如同鬼壓床一般發不出半點聲音,黑衣男子似乎帶著怒氣,一手在我身上游走,一手緊緊護在我小腹上,壓低嗓音朝我道:“你喝一次香灰水壓制本君血脈,本君就澆灌一次。反正本君樂得澆灌,只是不知道你受不受得了。”

我全身都不能動,可感官依舊,身上衣服被直接撕開,黑衣男子卻依舊不急不緩一點點撫著我的身體。

不知為何,明明他手微涼,可手指游走過的地方,我身體卻慢慢變得火熱,小腹更是有熱流涌過。

他自然感覺到了我的變化,低沉的笑著,我羞愧得不行,雙眼努力瞪他,卻惹得他更歡快的低笑,只得努力用身體本能反應安慰自己,緊閉著眼不去看他,他卻不滿的將手上加大力度,最后更是直接翻身而上。

這次不比上次木箱之上頭腦昏沉,感覺到冰冷的東西一點點撐開進入,我張嘴大口的喘息著,腰不自覺的朝后縮想避開,他一手撫著小腹,一手扣住腰身,一沉而入。

兩具身體在交纏之中慢慢變得火熱,我雖然自己不能動,可他卻帶著我翻云覆雨,擺弄著我的身體,到了最后我如同怒海浮木,只能緊緊的攀附著他,用眼神懇求他放過我,可他卻只是讓我沉浮得更加厲害。

一次又一次的澆灌之中,他卻依舊不肯放過我,一直到外面傳來雞鳴之聲,他再次澆灌之后,透過面具對著我的唇重重的咬了一口,聲音帶著慵懶的沙啞道:“記住本君的話,要不然本君很樂意多多澆灌。”

我除了喘氣,連眼皮都耷拉得不想動,喉嚨里輕嗯了一聲,只感覺全身沒有一處不痛的。

本想著雞鳴之后,他會馬上離開,卻沒想他變得微熱的雙手卻在我身上推拿撫摸后,身體慢慢變得發軟,酸痛慢慢消失,跟著沉沉睡去,連他什么時候離開都不知道。

等外婆叫醒我時,外面已經日上三竿。

外婆雙目沉沉的看著我柔聲道:“他來過了?”

我摸著被子下面一絲不掛的身體,紅著臉點了點頭,外婆也跟著將手伸了進來,撫著我的小腹,用力輕輕一摁。

外婆的手因為長期制香長滿老繭粗糙無比,摩娑著小腹,讓我身體一顫,卻沒想小腹之中,好像有什么也跟著一動,似乎在害怕外婆那只手,慌亂的避開。

我吃驚的看著外婆,她聲音變得低沉,似乎壓著怒意道:“鬼胎吸精血,子生而母亡,本以為用香灰水壓制,不讓它生長,再想辦法打掉它,沒想到他居然……”

想到昨晚的澆灌,我恨不得鉆進被子里去,但一想到鬼胎會吸盡我的精血,就又怕得不行。

談及黑衣男子身份,雖然他自稱本君,可地府有十大冥君,不知道他是哪一位,外婆也不好一一過陰去問,更沒有聽說冥君與人相通懷上鬼胎的,畢竟冥君身份尊貴,根本不用產下鬼子。

她臉色沉重的交待我,下次他來的時候,一定要問明他的身份,看不到臉問個名字也行,如果他真是地府冥君,讓我借機讓他解了我和陸思齊的婚書,要不然過幾天陸思齊二七,他肯定會再過來的,有婚書牽拌,陸思齊用我借陰債,或者將我獻祭,我都逃不開。

只感覺頭大,一下子怎么惹了這么多事,但外婆卻讓我別擔心,一件件的來,說她用草藥給我熬了水,讓我去泡澡,去去身上的陰氣,還交待我一定要將里面洗干凈。

還懵著所謂的里面是哪里,外婆卻用力壓了一下我的小腹:“如若他是冥君,以陰精滋養鬼胎,怕是越長越快,你這小命也難保得住。”

我紅著臉忙不迭的點頭,等泡澡時,發現自己身上青紫相交,想到自己居然還沉淪在那魚水之歡里,更是恨不得一頭扎進洗澡水里淹死算了。

等我泡完澡出來時,卻見外婆和一個穿著苗服,臉上滿是刺青的老婆婆坐在一起,那老婆婆一看我,臉立馬就是一沉,雙眼滿是憂色,站起來朝外婆道:“下蠱的人蠱力高強,這蠱苗婆子不解了,云婆婆還是另請高明吧。”

解蠱這東西,如果蠱力不如下蠱之人,冒然解蠱只會傷及自己;同理如果下的蠱被解了,下蠱之人就會被反噬。

所以一般蠱師不會隨便下蠱,更不會輕易給人解蠱,一來蠱都是用自身精血養的,來之不易;二來如果被別人解了蠱,自己還得受傷。

那苗族婆婆深深的看了我一眼,朝外婆冷聲道:“你當初就不該養大她,就算你強行保著她,可也過不了本命之數。你現在元氣大傷,怕是護不住她。”

說完就直接朝外走,我知道外婆為了救我,肯定受了傷,卻沒想這么嚴重,忙伸手想拉著那苗婆婆,想讓她治下外婆。

手還沒碰到那苗婆婆,她身上就竄出一條通體鮮紅如血的小蛇,朝我嘶嘶的吐著蛇信,兇狠的大叫。

那蛇信極長,分著叉幾乎竄到我手上,嚇得我慌忙朝后一退,只感覺小腹之中有一股氣動了一下,肩膀上有著鬼面的地方一股寒氣涌去,原本朝我嘶嘶吐著蛇信的血蛇嚇得慌忙縮了回去,蛇尾更是瑟瑟發抖。

而原本冷著臉的苗婆婆也腳步倉皇的朝后退了一步,臉色慘白,渾濁的雙眼盯著我,顫抖的唇道:“你身上有什么?”

我撫著小腹,肯定是鬼胎嚇到了那苗婆婆的本命蠱,看著外婆不知道要不要講,她卻朝我搖了搖頭,示意我先出去。

不知道外婆和她說了什么,那苗婆婆出來時居然答應給我解蠱。

她殺了只雞,將雞菌子里面的皮剝下來,又從我家門檻下掃了些土,讓我從屋后撿了塊破瓦,又讓我用美人焦的葉子從村里的公塘里裝了點水回來,將這些東西和一些草藥全部放進一個陶罐里,她拿手在里面攪了一會,就將罐子放在我床下,說要等到月出蟲鳴之時才能解蠱。

晚飯自然吃的是那只雞,等外面蟲鳴蛙叫之時,苗婆婆將那陶罐拿出來,讓我將手伸進去,說無論摸到什么,看到什么都不能將手拿出來,一旦拿出來解蠱就失敗了,她也會被反噬。

到陸思齊二七時,他媽就能根據牽魂蠱找到我,將我抓回去給陸思齊當老婆,繼續用我的陽壽借陰債。

罐子里的東西都是我看著放進去的,我想著也沒什么,十分爽快的將雙手放了進去。

罐口不大,剛好夠我將雙手放進去,卻不想一放進去,里面有什么冰冷的東西瞬間纏住了我雙手的手腕,還有著許多濕黏軟綿如同螞蟥的東西一點點的蠕動朝著我手上爬。

因為看不見,我腦子里瞬間浮想聯翩,轉眼去看外婆,她站在門口閉著眼燒紙點香,而苗婆婆盤腿坐在一邊,卻不停的從懷里抓出各種草藥啊,曬干的蟲子朝嘴里塞,邊嚼邊用苗語念著什么。

隨著苗婆婆的念叨,罐子里好像有著無數東西涌動,更有蛇信嘶嘶的響聲,以及甲蟲抓撓的聲音傳來,我冷汗直流,只想將雙手拔出來,卻又顧忌著苗婆婆的交待不敢動。

不一會,我就聽到了那古怪的鈴鐺聲,外面更是傳來了車子轟隆的聲音,我雙腿跟上次一樣不受控制的朝外走,雙手也好像被什么拉著一般朝罐子外扯。

正努力抗拒著,卻見陸思齊突然出現在門口,他不敢靠近外婆,一手里拿著結婚證,一手捧著我和他的婚紗照,朝我招著手道:“云清,回家了。”

網友評論

發表評論

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

為您推薦

    言情小說排行

    人氣榜

    内蒙古11选五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