精彩小說盡在QQ1234小說網!手機版

首頁言情→ 三千鴉殺

三千鴉殺

作者:十四郎 主角:覃川傅九云  來源:掌閱

完結付費 架空短篇

《三千鴉殺》作者十四郎,主角覃川傅九云,小說內容豐富,文中的細節描寫十分到位,男女主的故事情節設定符合大眾口味,深受讀者喜愛,是一本值得推薦的好書。...

18萬字 更新:2020/02/14

在線閱讀

  • 讀書簡介
  • 章節目錄在線閱讀
  • 評論

《三千鴉殺》作者十四郎,主角覃川傅九云,小說內容豐富,文中的細節描寫十分到位,男女主的故事情節設定符合大眾口味,深受讀者喜愛,是一本值得推薦的好書。

免費閱讀

“他對我那么一笑,說:‘好香……姑娘,可以吻你嗎?’啊……我真是做夢也不敢想!你說……你說他難道真的看上我這啥都沒有的小丫頭了嗎?”

翠丫躺在床上鼻血橫流,眼冒星光,第三十一次重復這句話。

覃川隨口答應,她在忙著找東西,記不得自己有沒有帶進來了。

“他對我那么一笑,說……”

在第五十次重復的時候,覃川終于找到了自己想要的東西——女子梳妝必備之桂花油。

“他對我那么一笑……咦?等下,川姐你在做什么?!”翠丫騰地從床上蹦下來,目瞪口呆地看著她把一整瓶桂花油朝頭上倒,“你……你瘋啦?!味道那么重!”

覃川笑得格外親切溫柔:“嗯,這樣才香。翠丫也來點吧。”說著把剩下的桂花油一股腦倒在翠丫身上,嚇得她又叫又跳:“你真的瘋了!領頭管事會罵死我們的!”

“不會。”覃川慢條斯理地用梳子把油膩膩的頭發梳整齊,“待會兒去凝碧殿,比咱們夸張的必然有大把,法不治眾。”

翠丫聞聞自己身上,臉皺得像包子:“這么香反而過了,真膩!”

覃川難得在耳邊簪了一朵珠花,薄施粉黛,奈何她臉色蠟黃,五官生得亦不好,上了脂粉反倒覺得更難看些。翠丫只覺慘不忍睹,隱約感到向來隨和的川姐,今日很古怪,她又不知怎么開口問。

“那個……川姐,你真不覺得這香很膩人?”翠丫小心翼翼地問。

“不會啊,要香就得香得徹底。”

覃川看著鏡子里的自己,滿意地笑了。

兩人一路頂著迷人的桂花香往凝碧殿趕,人人為之側目。好在殿里已經集合了大部分的雜役,年輕女雜役們幾乎個個戴花熏香,弄得一屋子烏煙瘴氣,油膩的桂花頭油香混在里面,反倒不那么出眾了,只不過害得領頭管事進來后打了十幾個噴嚏而已。

“咳咳……我知道你們這些外圍雜役能進到內里,心里很喜悅……但也不要喜得太過了……”領頭管事提醒了幾句,見沒人理他,也只好作罷。他向來在里面管事,沒接觸過外圍雜役,不知怎么相處,“算了……我來分配活計,叫到名字的上來領牌子。”

覃川的活兒是照顧瓊花海,那里種著大片奇花異草,等白河龍王來了,便挑選開得最好的花朵,拿去裝飾各大殿宇。

正把令牌仔細在腰間拴好,肩上突然被人一撞,翠丫虛弱無力的聲音在耳邊響起:“川姐……他……他又來了……快扶住我……”

怎么又軟了?覃川莫名其妙地回頭,只見傅九云倚在殿門上,捂著鼻子,既有趣又嫌棄地看著殿里亂糟糟的景象。

領頭管事在一片嘩然聲中慌張跑過去,低眉順眼地問:“九云大人,您有什么吩咐?”

傅九云點點頭:“沒人告訴過你,今天玄珠要用凝碧殿嗎?”

那管事臉色都嚇青了,結結巴巴:“什……什么?玄珠大人要用凝碧殿?怎……怎么沒人告訴小的……這怎……怎么辦?!”

傅九云眨眨眼睛,像是覺得嚇他特別好玩,于是一本正經地告訴他:“原來你忘了,玄珠如今聽說你弄了一群外圍雜役把凝碧殿搞得烏煙瘴氣,氣得臉都白了。”

領頭管事一聲不吭,白眼一翻,利落干脆地昏倒了。

傅九云沒想到他這般膽小如鼠,用腳輕輕踢了踢他,眼見此人是真的暈了,不由嗤笑:“咦?竟這樣沒用。”

他抬眼朝殿內掃去,見眾多年輕女雜役穿紅著綠,濃香撲鼻,心里好笑,捂著鼻子走下來,也不說話,只一個個仔細看過來,忽見翠丫渾身酥軟雙頰暈紅地看著自己,他毫不猶豫走到她面前,柔聲笑:“姑娘,又見面了。”

兩行細細的鼻血順著她的人中流下來,翠丫的聲音如夢如幻:“九云大人……我……我愿意被您吻……”

這話大膽得令在場所有雜役大吃一驚,覃川從后面悄悄掐了她一把,翠丫渾然不覺,估計早已魂魄離體了。

傅九云并不驚訝,三根修長的手指輕輕捏住她的下巴,低下頭,卻是在她面上嗅了一下,失笑:“……你還真的是很香。”

翠丫如癡如醉:“山下雜貨鋪買的桂花油,五文錢一斤,是新鮮桂花……”

傅九云笑得更歡了:“既然如此,那你將眼睛閉上。”

翠丫毫不猶豫緊閉雙目,睫毛瑟瑟顫抖,面上紅暈如潮。覃川神色復雜地看著翠丫,倘若今日真的讓傅九云在大庭廣眾之下吻了她,傳出去名聲有損還是小事,一片癡心被傷害才真是糟糕。她年紀小,等發覺所有的愛戀投注出去,卻什么結果也沒有,興許這個男人轉身就要忘了她,那就是一輩子的傷害了。

一念及此,她動作極細微地自荷包里抽出銀針,在翠丫背上輕輕一扎,她立即軟倒在地,覃川急忙扶住,大叫:“翠丫!翠丫?她好像又暈過去了!大家快來幫忙啊!將她抬到通風處!”

先時目瞪口呆的雜役們紛紛過來幫忙,把翠丫抬到靠窗的椅子上,打開窗戶透氣。

覃川見殿角花瓶里插著一把羽毛扇子,作勢過去拿起,轉身要替翠丫扇風,誰曉得回頭卻撞在一人懷里,被他輕輕扶住肩膀,低聲問:“沒事吧?”

那聲音驚得覃川猛然間出了滿身冷汗,神色木然地抬頭,果然見傅九云站在眼前,饒有趣味地盯著自己。她趕緊點頭哈腰,笑得滿面春風:“小……小的沒事,多謝九云大人!我們在外面都常聽說您老待人親切和善,今日一見才明白傳言還未說出您老一半的好來。小的能進來,真是天大的福氣呀!”

配著她慘不忍睹的妝容,那笑容說多猥瑣就有多猥瑣,鬢上珠花隨著她點頭哈腰的動作一晃一晃的,看起來可笑極了。加上一顆黑壓壓沉甸甸的油頭,以及渾身刺鼻的桂花頭油香,大抵世上男人能不被她打倒的已經是鳳毛麟角了。

可是傅九云偏偏看得特別專注、特別深情,甚至若有所思地扶著下巴,左看看,右看看,上看看,下看看,最后還親手替她把鬢邊珠花扶了扶,對她溫柔一笑。

覃川渾身發毛,不著痕跡退了一小步,指著翠丫:“小的擔心姐妹,先去看看……”

手腕被他抓住,覃川本能地出了一身雞皮疙瘩。他貼得極近,口中熱氣噴在耳郭上,又癢又麻,令她不由自主想到了那個陰暗的黃昏,猛然躲開。

“……你的荷包挺別致的。”等了半天,實在沒想到他會說這么一句話。

覃川順著他的目光往下看,她掛在腰間的舊荷包,包口是松垮垮的,顯然被打開過。她急忙哈哈一笑,飛快地系好包口,連聲道謝:“多謝九云大人的賞識,這是小的三年前在西邊鎮子買的,十文錢一個。”

“是嗎?”他漫不經心應了一聲,突然反手抓起那個荷包,淡道,“那借我看看吧。”

覃川一把撲了上去,死死抱住他的胳膊,聲音顫抖:“大人,小的荷包里只有二錢銀子,日后還得吃飯買桂花油……您……您手下留情!”

傅九云慢條斯理地扯著包口的系帶,聲音極溫柔:“二錢銀子也不少了,可以打兩壺上好梨花白。”

“九云大人!”覃川叫得好生凄涼好生無助。

荷包被打開,里面寥寥幾樣東西都放在他掌心:銀子一塊,不多不少剛剛二錢;束發帶一條,半舊磨損,洗得還算干凈,如今上面也滿滿全是桂花頭油香氣;斷了半截的木頭梳子一把,梳齒間還繞著幾根油汪汪的頭發。除此之外,別無他物。

傅九云像是有些意外,朝空蕩蕩的荷包里看一眼,確定再沒有任何遺留。他沉默了一瞬,將那塊二錢銀子捏在手里,拋了一拋:“果然是二錢銀子,你沒說謊,很是乖覺。”

說罷在她臉頰上輕輕拍了拍,微微一笑,把梳子并發帶裝回荷包,系回她腰帶上,那二錢銀子自然是順手牽羊拿走了。

覃川哭喪著臉,假借將荷包收入懷里的動作,將方才暗藏在袖口內的銀針同時收進懷內,背上一片冰涼,卻是被冷汗浸透了。

“九云大人,那二錢銀子……”她追上去,滿臉盡是依依不舍。

“這里是在吵鬧什么?”一個冰冷的女聲突然在殿門處響起,聲音雖然不大,卻瞬間壓住了滿場亂糟糟的說話聲,眾雜役瞬間就安靜下來。

覃川的脊背仿佛被鞭子抽了一下似的,人卻站住了。

轉身,呼吸,心跳平穩。在沒有見到她之前,她也想不到自己竟然如此平靜,可以挺直了脊梁,靜靜看著她。

玄珠站在凝碧殿門口,從氣質到神態都冰冷高傲之極??墒撬娴拿罉O了,即使在當年狠狠羞辱她的時候,眼神刻薄,出言如刀,也刻薄得極美,挑不出一絲毛病。與面上那傲然的神情不同,她的手卻柔順地挽著另一只胳膊,紫色袖子的胳膊。

左紫辰就這么突兀地出現在覃川面前,與以前竟然沒有一點分別,雙目輕合,容光清極雅極。當年朝陽臺上傾城一笑,仿佛還只是昨天的事。

直到猝然移開視線,覃川才發覺自己還沒有做好見到他的準備。她的雙手不知何時已經捏緊成拳,抑制不住地微微發抖,胸口有一種窒悶的疼痛。

那一瞬間,覃川想起很多很多事情。不知道是不是世人皆如此,溫情美好的東西忘記得那么快,到最后,留在記憶里的,永遠只是那些苦澀痛苦到難以言說的片段。她想起自己是怎么幾夜不睡趕到香取山,想起傾盆大雨是怎樣肆虐,想起在左紫辰房門前跪了一天一夜,拋卻了所有的自尊,卻依然求不到半點回應。想起玄珠冰冷的聲音:“他只怕你死得不夠快。”

想忘掉,卻記得越發深入血肉,無論如何也忘不了。偶爾午夜夢回,卻總是夢見他少年時執著那根長柳,輕輕敲在她頭上,聲音溫和:“傻丫頭,怎么拔了柳樹精的胡子?”

最后一天醒來的時候,沒有淚也沒有痛,她所余的只有茫然。突然大徹大悟。

大抵人的心能裝的感情也只有那么些,再多就不行了。她喜歡人心的這種脆弱的自我保護,還有自我欺騙。

現在好像能比較平靜地抬頭了,覃川扭動僵硬的脖子,朝左紫辰那邊看一眼,再看一眼,再看一眼。

“怎么了?你眼皮在抽筋?”傅九云突然開口,大約是終于受不了一個丑女在自己面前作怪。

覃川趕緊低下頭:“沒……沒有……那兩位大人如此美貌,簡直是天人下凡,小的看傻了……”

她的聲音不大,可是殿里突然安靜下來,這句話就顯得極為突兀,人人都不由自主望著她,覺得她膽子不小。

左紫辰突然退了一步,捂著鼻子打個噴嚏,沒過一會兒,又打了個噴嚏。眾人傻傻地看著這位天人般俊美的男子,接連不斷地打噴嚏。形象……那個,當然還是很光輝的。

覃川別過頭不看他,原來他這對香味臭味都敏感的鼻子就算修仙也沒修好。

玄珠眉頭微蹙,聲音冷若寒冰:“殿內臭氣熏天,取水來。”

她身份特殊,在香取山仍有四個婢女服侍,一聲吩咐,四個婢女早從外面的清池里舀了滿滿四桶水,提到門口。

玄珠淡道:“潑。”

嘩啦啦——覃川突然覺得全身一涼,她站得靠前,四桶水倒是有大半都潑在她身上了,淋個透心涼。

“再潑。”玄珠望著殿梁上的游龍戲鳳,語氣淡漠。

直到潑了十幾桶冷水,雜役們才突然反應過來,哭喊著跪地求饒。她卻視而不見,只從懷中取出一個瓷瓶,拔開瓶塞,在左紫辰鼻下晃了晃。

四個婢女察言觀色,厲聲高喝:“沒眼色的蠢貨,還不滾?!”

雜役們小聲哭泣著,連滾帶爬地逃出凝碧殿。覃川在臉上抹了一把,卻弄了滿手脂粉,不由苦笑,自知現在的容貌必然荒謬無比。她顧不得擦干凈,拔腿跟上人群,繼續趁亂走人。

傅九云抱著胳膊在旁邊悶笑,好整以暇地看著她從身邊擦肩而過,一股淡而幽然的體香忽然鉆入鼻腔,雖然味道極淡,被桂花頭油的香氣蓋著??赡苁怯捎跍喩頋裢?,頭油也被沖掉不少,那味道便一閃而過。

他閃電般伸手,一把抓住了覃川的胳膊。她吃了一驚,急忙回頭,驚疑不定地看著傅九云,他在笑,眉眼展開,有一種獨特的天真。

“看你可憐,二錢銀子還給你吧,下次買個好點的桂花頭油。”

把銀子塞進她冰冷潮濕的手里,再拍拍她花里胡哨不成樣子的臉,放開了手。

他的心情突然變得很好。

進入內里的第一天就是那么不平凡,聽說當晚領頭管事差點兒被趕出去——玄珠惱他將凝碧殿弄臟,當場就要他收拾包袱滾蛋。領頭管事那么大的年紀,哭成個淚人。后來還是別的弟子勸解,說他在這里做了二十年,也算個老人家了,總得給他幾分面子,才保住他繼續做內里管事。

眾雜役見識了玄珠的威嚴,頓悟內里原來并不是什么仙境寶地,反倒比外圍還要可怕。人家管事二十年的老臉面都沒人理會,何況他們這些庸人?自此專心干活,男雜役們舍棄一切勾搭之心,女雜役們脫下所有精心打扮,將那些胡思亂想的心思盡數收拾起來。

所幸內里地方大,房子多,每兩人住一個空蕩蕩的大院落,待遇比外圍好了十倍不止。

那天晚上,除了翠丫一直懊惱關鍵時刻再次暈倒,沒見到紫辰和玄珠兩位大人,讓覃川的耳根不得清凈之外,其他一切都還是很順利的。

隔日起個大早,各自拿著令牌去臨時開辟出的雜役房領工具,覃川因見翠丫依舊嘟著個嘴,悶悶不樂的模樣,便笑:“你到底是氣沒被九云大人親到,還是氣沒見著玄珠大人他們?”

“都有。”翠丫揉著眼睛,這孩子一夜氣得沒睡好,眼泡腫得好似被人打了一拳,“川姐,你說我怎么那么沒用,總在關鍵時刻丟人現眼?”

覃川心里有鬼,呵呵干笑兩聲,試探著問:“那……那要是你真的被九云大人親了,你怎么辦?”

“什么怎么辦?親就親唄……我又沒想要嫁給他,要個吻也算圓個夢。”

原來……原來人家這么想得開,倒是她多事了。覃川想起自己昨天險些被傅九云認出來,這次輪到她懊悔了,把牙咬得咯吱咯吱響。

臨時雜役房門口已經排了老長的隊,雜役們有條不紊地憑令牌取工具。輪到覃川的時候,交出令牌,卻只拿到一個小瓷瓶、一個長柄銀勺。她仔細研究了很久,也沒弄明白這兩個東西怎么用。

“照料花園,難道不用水桶啊扁擔啊什么的嗎?”覃川虛心向女管事請教。

女管事很年輕,很漂亮,一臉天真地反問:“水桶扁擔要來怎么用?”

“就是挑糞水啊,灌溉花園,沒肥料花怎么開得好看?”

“糞水?!”女管事花容失色,“那么臟的東西怎么能帶進瓊花海!你……你千萬不要亂來啊!”

覃川趕緊低頭承認錯誤:“小的不敢,請管事賜教。”

女管事心有余悸:“瓊花海種的都是仙花仙草,每日只需用瓷瓶去天上池舀滿了水,分花草的種類一日一滴到數滴不等,很簡單的。”

果然很簡單。

覃川覺著自己在女管事的眼里,左臉印著粗鄙,右臉印著淺薄,額頭上大大的“俗人”二字閃閃發光,于是俗人很聰明地告退了。

走了一半,突然又折回來,小心翼翼地賠笑:“那……請問天上池又在哪兒?”

女管事看著她的眼神,讓她明白自己頭頂再添“蠢貨”二字。

覃川上兩次來香取山,一次只是粗粗而看,一次是無心觀看,八成以上的地方都沒去過。今日既然可以站在內里,索性坦蕩蕩看個夠。仙山福地,諸般景致不但美,更多的是令人驚嘆其違反常理的設置。譬如這瓊花海,在嚴寒氣候里照樣綻放絢爛,每朵花都有巴掌大小,粉紫霞紅,團團錦簇,一直鋪到看不見的視界外。這般五彩繽紛,過于明麗的花海,少了一分仙家肅靜,卻多了一絲富貴喜慶。

花海四角盡頭,甚至不需尋找,是個人都能看見那四條自虛無半空直墜而下的細細瀑布,仿佛四條銀光閃閃的龍,那便是天上池了。

覃川隨手折了一朵大紅花,放在鼻前一嗅,沒有一點兒香味,莫非仙家品種的花草是沒味道的?她把玩著朝東角的瀑布走去。

仙花碧水中,有一座白石小亭。亭里坐著個紫衣男子,烏發如檀,雙目微合,手里端著凍石杯子,正在獨自擺著棋盤。一道細細瀑布自亭后湍湍而瀉,飛珠濺玉般,卻在離地面三寸處歸于虛空,半滴也不會濺出來。

覃川像被雷劈了似的,轉身就走,到底遲了一步,左紫辰清冷的聲音自亭中傳來:“外圍雜役,怎會來到這里?”

躲不過去,隔著重重鮮花,她緩緩行禮,聲音平靜:“見過紫辰大人,小的剛來,不識得路。驚擾了大人的雅興,罪該萬死。”

他沒有回頭,捻著一顆竹棋子放在棋盤上,淡道:“你要去哪里?”

“回紫辰大人的話,小的在找天上池,打了池水去灌溉瓊花海。”

“這里就是天上池,過來打了水,速速離去吧。”

覃川答應了一聲,垂頭走到瀑布旁,灌了滿滿一瓷瓶的水。耳中先時猶如擂鼓般,咚咚直響,慢慢卻平靜下來了。

四周是那么寂靜,她可以清楚地聽見他指間竹棋子落在棋盤上的清脆響聲。記得以前他就愛自己跟自己下棋,她那時候年紀小,纏著他非要對弈一盤,他拗不過她,只得神色古怪地答應了。連下三盤,他敗得一塌糊涂慘不忍睹。她簡直不敢相信,呆呆地看著他微微泛紅的臉,結巴道:“你……呃,你是不是在讓我?”他別過臉,面上閃過一絲懊惱,冷冰冰干巴巴地說:“你方才不是問我為什么總是自己與自己下棋嗎?這就是原因。”

左紫辰能干聰明,做什么都是最好,可他偏偏棋藝爛透,下幾盤輸幾盤,縱然心底十分喜歡下棋,也只能自己跟自己下了,大抵是為了遮丑,順便塑造高不可攀貴公子的形象。

不知過了這么些年,他的棋藝是不是提升了些。

覃川覺得自己現在可以平靜地想起這些往事,手不抖,呼吸不顫,眼淚不流,實在太厲害了,自己都忍不住要佩服自己。

小心翼翼捧著灌滿水的瓷瓶,她面朝左紫辰,倒退著走了十步,松了一口氣。轉身,往前走,剛松下去的那口氣突然又被提起來,覃川險些被嗆死,急急忙忙捧著瓶子跪在路邊,叩首于地——行的是國禮。

“小的見過玄珠大人。”

對面施施然眾星捧月般走來一行人,為首的正是玄珠。對跪在地上的覃川,她看也不看一眼,經過她身邊的時候,卻微微停了一下。

身后的婢女立即會意,冷冰冰地問道:“你是何人?為何在此徘徊,打擾紫辰大人的雅興?”

覃川十分乖巧地說道:“小的是負責照料瓊花海的雜役,今日來此是為了取天上池的池水,不敢打擾紫辰大人。”

玄珠這才瞥了她一眼,繼續往前走去。

那婢女冷道:“既然是職責所在,玄珠大人也不會責怪你。明日起,不許再來東角這里取水。”

覃川說個是,默然看著一行人走向白石涼亭。左紫辰放下棋子,起身挽住了玄珠的手。她平淡地移開視線,花海的風好大,吹得雙眼發澀。她眨了眨眼睛,緩緩起身,將衣服上的塵土拍凈,加快腳步往相反的方向去了。

以前玄珠就一心一意纏著左紫辰,對所有靠近他身邊的女子都心懷仇恨,如今大約終于得償所愿了。

將瓷瓶里的水倒出兩滴,長柄銀勺盛了,灑在薔薇花叢里,只一瞬間,那些薔薇仿佛被仙水洗滌過,從上到下從里到外都變得瑩潤嫵媚,花瓣上依稀還殘留著微塵般的晶瑩水滴,在陽光下閃閃發亮。

覃川忍不住伸手摸了摸,這也太神奇了,兩滴水而已。

腦后的發辮突然被人自身后撈起,傅九云醇厚里帶著酥軟的聲音冷不防在她耳旁響起:“怎么?今日用的還是廉價桂花油?”

覃川驚得差點把瓷瓶砸了,幾乎是跳著轉身,瞬間就退了三四步,撲倒在地,大約是為了掩飾失態,聲音特別響亮:“小的見過九云大人!”

傅九云抱著胳膊,笑吟吟地道:“咦?你很怕我?”

覃川趕緊搖頭,討好地解釋:“九云大人親切和善,小的怎會害怕?小的是為了表達內心的尊敬之意……”

傅九云笑得更歡,柔聲道:“香取山下人雖然多,你卻是第一個這般熱情表達仰慕之情的。大人我很感動。你叫什么名字?多大了?”

覃川忍著背上一片片聳起的雞皮疙瘩:“小的叫覃川,今年十八歲了。”

傅九云又好笑,又有些嫌棄地打量她瘦弱的身體:“十八歲?不像啊。”

“這個……小的自幼體弱……生得瘦了點……”

他點點頭,半晌不說話。覃川以為他又要搞什么幺蛾子,不由心生警惕,誰知他卻轉身飄然而去,醇厚的聲音被風吹動,直送到她耳朵里:“小川兒,桂花油擦再多,也做不了美女的。”

覃川愕然抬頭,他早已去得遠了。

當晚,年輕漂亮的女管事領著一行敲鑼打鼓的抬轎雜役,眾目睽睽之下來到了覃川所住的那個小院落。

“覃川,你出來。”女管事高聲叫她的名字。

覃川忙了一天,累得連飯也沒吃,躺在床上半睡半醒。翠丫一個勁推她,如臨大敵:“川姐!快……快起來呀!管事點著火把來找咱們麻煩了!”

覃川一頭霧水地披衣出去,外面黑壓壓站了一片人,有看熱鬧的,有羨慕嫉妒的。

“大人,那個……小的是犯了什么錯嗎?”她小心翼翼地問女管事。

女管事神色復雜地看著她,搖搖頭,朗聲道:“九云大人傳下話來,茲有雜役覃川,為人甜美可愛、談吐活潑,吾心甚愛之,命她今晚前來伺候。”

嘩——周圍頓時炸開了鍋似的,吵吵嚷嚷。覃川傻了,直到有人過來用布條要蒙住她的眼睛,她才急忙一跳:“等……等下!管事大人,這是怎么……”

女管事嘆了一口氣,又羨慕又好奇地打量她:“別問我,這是怎么回事,我還想問你。九云大人到底是看上你哪點?”

她一揮手,立即有人上前不顧反抗,硬是把覃川的雙眼用布條蒙上了,然后將她塞進轎子里。一聲起轎,眾雜役又和來時一樣,敲鑼打鼓放鞭炮,轟轟烈烈地離開了,好像生怕別人不知道他傅九云今晚要找一個外圍女雜役來伺候。

一路搖搖晃晃,不知走了多久,覃川只覺轎子停了下來,有人過來攙扶,領著她繞來繞去又走了好一會兒,最后終于停下了。

她內心惶惶,不知傅九云葫蘆里賣的什么藥。布條覆在臉上難受得很,也不敢抬手取下來。呆站了半日,不見有人來招呼,她怯怯地伸手出去亂摸,忽然摸到一把頭發,下意識地拽了拽,對面立即傳來哎一聲,正是傅九云的聲音。

覃川一把摘下布條,撲倒在地:“小……小的見過九云大人!”

網友評論

發表評論

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

為您推薦

    言情小說排行

    人氣榜

    内蒙古11选五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