精彩小說盡在QQ1234小說網!手機版

首頁古風→ 重生后我成了首輔夫人

重生后我成了首輔夫人

作者:辛錄 主角:云濯謝玠  來源:若初

連載付費 重生架空宅斗宮斗

《重生后我成了首輔夫人》作者辛錄,主角云濯謝玠。該小說情節引人入勝,作者將伏筆與其中的一些小細節描寫的非常完美,總能給人一種意猶未盡的感覺,愛閱讀的朋友千萬別錯過這篇小說哦!...

3.3萬字 更新:2020/01/02

在線閱讀

  • 讀書簡介
  • 章節目錄在線閱讀
  • 評論

《重生后我成了首輔夫人》作者辛錄,主角云濯謝玠。該小說情節引人入勝,作者將伏筆與其中的一些小細節描寫的非常完美,總能給人一種意猶未盡的感覺,愛閱讀的朋友千萬別錯過這篇小說哦!

免費閱讀

謝玠望向他,下一瞬便聽他道:“云濯這姑娘,身世可憐,往日我在京都,貴女圈子里掂量著我這個老師的名聲,也不敢多為難她??晌胰舨辉?,想來她的日子會難過許多,屆時還請大人看顧她一二。”

“人生于世,身微命賤者不知凡幾,先生為何獨獨可憐她?”

他問這話,并非因他出身清貴,不知人間疾苦。而是因為在他看來,但凡有能力,有手腕的人,都不會落到被人可憐的地步。倘若沒有那等能力或是手腕,更不值得被人憐憫。

暮歸柳抬眼,道:“她這人,怠懶,好耍小聰明,也不太上進。但天底下勤奮,老實,一門心思想往上走的人多了去了。我看中她,只為一點,那就是她身上有一股勁兒。”

“那種想做什么,一定要做成的勁兒,我見了就心里歡喜。大人一路走來,順風順水,不明白高門賤命的悲哀,大多數人生來好像就接受了這樣的悲哀,為家族犧牲,亦或者為世俗認定的功名、前程犧牲。”

說著,他笑了笑:“但是云濯沒有,她知道她在我這里學得好,云桓才能重視她,但她還是任性,我講兵法謀略,她就認真聽,有不懂的回家還要仔細鉆研;我講詩詞史書,她不耐煩,就坐在那兒打瞌睡。”

說著,他又想起當初第一次見云濯時的光景,小姑娘比起同齡的孩子實在瘦得過分,禮儀也欠缺,臉上的表情木木的,唯有一雙眼,看人時亮得過分。

也就是那雙眼睛,讓他動了惻隱之心。

“說起來,當年我從族長手里,將程兒接過來養在身邊時,他身上也有這么一股勁兒。云濯和他,其實是一類人啊。”

這是謝玠在暮歸柳口中第二次聽到這個名字,他垂眸,想起來如今暮家家主名字里就有個“程”字。

只是,區區云氏庶女,也配與和王氏玉郎并稱為瑯琊雙璧的少年家主相提并論?

意識到自己說得太多,暮歸柳輕咳一聲,道:“總之,待我離京,還請大人照拂云濯一二。”

謝玠頷首應下。

……

云濯回了院子后便躺回了床上,她閉著眼,緊擁著錦被,卻仍覺得不夠。

太冷了。

記憶里,沒有哪一年像乾元二十二年那樣冷,大雪經久不息地落著,都城霜滿鬢,山水俱白頭。

她難得推開門,出了院子,想看看雪景。卻沒想到走到半路,便聽見一聲凄厲的慘叫。

她放輕了腳步聲,走過去看到前些日子在她面前盛氣凌人的侍妾昏死在地上,臉上有血淚汩汩流著。在她面前,立著一個穿白衣的男子,容色清冷,氣度矜貴,手中一柄薄而窄的長劍正滴著血,泛著寒光的劍身倒映出侍妾血淚斑駁的臉。

而后,她聽見那人說:“既然長了眼睛沒用,想來剜了也不影響。聽說這位便是你們王爺近來的新寵,依我看,比起云家四姑娘,可是差遠了。”

“起碼云四姑娘不會這般……欲擒故縱地撞到本官身上。往日聽說王府美人如云,今日見了,本官卻覺得,若都是些這樣的美人,你們王爺恐怕是腦子有病。”

雪漸停了下來,城中的戲班子也從“荒原寒日嘶胡馬,萬里云山歸路遐”唱到了“則為他如花美眷,似水流年”。

而她,她便死在一個春水破冰的早晨。

死的那一年,京都春色與往年沒什么差別,依舊是處處楊柳堆煙的好光景。

“這是誰的墓?”

恍惚間,她聽見有人這樣問,只是努力睜大了雙眼,也看不清眼前的景象。

而后距離漸漸拉近,她才看見漫山遍野的草色間,有一人身著白衣,長發用一根雪青的綢帶系著,眉若遠山,眼眸幽深。

他身邊立著的仆從聞言,連忙翻身下馬上前查看,拂去碑上風沙后,被歲月掩埋的字跡漸漸顯現出來,他答道:“大人,是已故端王妃的墓。只是不知,為何立在這里。”

按照天家的規矩,王妃薨了,該葬在封地。

怎么會立在這里呢?

云濯驀地想起,她從前與裴宴說過的一席話:“我這一生不是很快活的一生,從生下來,便鮮少能有自己做決定的事情。但我想,至少還有一件事,可以隨我的心意。待我死后,我想葬在城外青山上,山下要有河,夏天會有長在鄉野的孩子采蓮捉魚;河邊得有一條路,一年四時,漁人樵夫,車馬轔轔,都從路上過。”

“我想好好地,看一看這人間。季安,你能答應我嗎?”

那時候,裴宴說,“何須待死后?我現在也可以帶你縱馬長歌,行遍人間。”

后來她沒能等到裴宴帶她游歷山河,卻等來了這一片墓地。

墓邊雜草叢生,長得已有半人高,深深淺淺的腳印踩在周遭,看起來凄涼得很。

“也是個可憐人。”那人下得馬去,又吩咐仆從去買一壺酒來。

他將雜草拔去,又用不染纖塵的廣袖拂去墓碑上的塵埃,而后接過仆從買回來的酒,傾灑在墓前,用懷念而幽遠的語氣說道:“生前貪圖利與祿,身后黃沙一抔土。當年你艷絕京都,名冠大鄴時,可曾想過今日?”

云濯覺得這真不是人能說出來的話。她都這么可憐了,他居然還冷嘲熱諷?

而后她又聽見他道:“不過也無妨,人總是要死的。圣子神孫,貧民賤姓,終究要死。他日我到陰司黃泉里,只盼你已經托生而去,千萬記得,下一回可別再愛人了,不值得。”

倏然,黃鐘大呂一般的聲音在耳畔響起,天地轟然倒塌,春山,舊墓,雪景,美人的哀啼,全都由遠及近地攪在一起,又模糊起來,只剩下那個穿白衣的男子,他執劍,他嘲諷,他倒酒,他嘆息……

謝玠,謝玠。

云濯坐起來,淚水披掛在臉上。

他可憐她啊。

這世人,利用她,嘲諷她,欺騙她,謀害她,可那個矜貴沉冷的權臣,可憐她。

網友評論

發表評論

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

為您推薦

    古風小說排行

    人氣榜

    内蒙古11选五走势图 熊猫娱乐棋牌下载2019 516棋牌游戏中心平台 玩极速赛车有什么技巧 在线教育类股票 福建十一选五前一遗漏 股票融资比例高说明什么 贵州快3app 中一个平码赔多少钱 闲来贵州麻将下载官 青海11选5前3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