精彩小說盡在QQ1234小說網!手機版

首頁古風→ 穿書之暴君的替身寵妃

穿書之暴君的替身寵妃

作者:花間一壺酒 主角:徐景莞顧夜白  來源:原創書殿

連載付費 逆襲今穿古

《穿書之暴君的替身寵妃》作者花間一壺酒,主角徐景莞顧夜白, 本小說的魅力在于,取材新穎,內容不俗套,主角人設受讀者喜愛,作者寫作手法嫻熟,善用伏筆,使人回味無窮,極佳好文值得推薦...

1萬字 更新:2020/01/02

在線閱讀

  • 讀書簡介
  • 章節目錄在線閱讀
  • 評論

《穿書之暴君的替身寵妃》作者花間一壺酒,主角徐景莞顧夜白, 本小說的魅力在于,取材新穎,內容不俗套,主角人設受讀者喜愛,作者寫作手法嫻熟,善用伏筆,使人回味無窮,極佳好文值得推薦

免費閱讀

“嘶……”

頭好暈,渾身乏力。

許靜婉轉醒之時,窗外正是天黑。

大雨滂沱,閃電交錯,聲聲驚雷炸得她再無入睡可能。

她奮力掀起眼皮,想要環視一下周遭景致,卻驟然瞪大了雙眼,懷疑是不是自己產生了幻覺。

——雕花木窗,輕羅軟帳,不遠處地上有一只什么異獸形態的銅爐,裊裊升煙。

這不是許靜婉裝飾得溫馨舒適的公主房。

她分明記得自己參加同學聚會多喝了兩杯啤酒,回家后倒頭就睡,還一連串兒地做了好多夢……

那么問題來了,現在自己是尚在夢中,還是夢游來到了誰家古裝劇組?

想一想,好像做夢的可能比較大。

可這夢未免也太真實了些,躺在床上的許靜婉發現自己好似鬼壓床一般動彈不得,連腦袋的脹疼和身體上的酸痛也無比真實。

正當此時,她耳鼓一動,聽到窗外人聲:

“爹娘,你們且放一百個心吧,女兒已經封了徐景莞三處穴位。十個時辰之內,她是決計動彈不得的。”

少女的聲線清越嘹亮,充滿了自信。

她身邊的聽起來像是一位年近半百的婦人,憂心忡忡地道:“景怡,你可確保萬無一失?倘若被皇上那邊發現了,咱們許家可擔不起這株連九族的欺君之罪呀……”

被喚作靜怡的人冷著張臉,涼聲道:

“那難不成您想叫嫡出骨血到顧夜白那暴君手底下去送死,反倒把爹爹與那外族歌女一夜之情所誕的孽種留在身邊么?”

“娘當然不是這個意思!”婦人連聲反駁,情急之下還連著咳嗽了好幾聲。

只聽少女揚聲:“我徐景怡的命運,只能掌握在自己手里,我不想去的地方,誰逼我也沒門!”

徐景怡、顧夜白……

這兩個略顯熟悉的名字傳入許靜婉耳中。

她只是稍微琢磨了一下,便覺頭皮一炸,瞬間脊背發麻!

——這不是她剛看了一本女主角黑化爽文里的角色名嗎?!

許靜婉深刻地記得,書中有一位跟自己連姓帶名都是諧音的炮灰女配,天生一棵小白菜,慘得不能再慘。

她今天剛追到女配徐景莞入宮沒多久就因為沖撞皇帝,被那顧夜白親手凌遲而死。

——不錯,當朝皇帝顧夜白,就喜歡將美麗的東西親手毀去。

若說美麗,徐景莞實比徐景怡更勝一籌,只可惜是個草包美人兒,唯唯諾諾的什么都不會。

顧夜白就是聽說徐景怡入山拜師修行了三年,現如今下山回家,已是文武雙全,一身本領。

這位皇帝暴名遠揚,去他身邊就等于入了狼窩,險些急壞徐景怡的父母雙親。

不過現在……

“皇上遠在京城,我方才修行回來,徐景莞又是懦弱無為的草包一個,壓根沒人認得出我和她究竟誰是誰。”

徐景怡冷靜地推開房門,殘忍道:“這是個再合適不過的替死鬼,我現在要感謝爹爹生下了她。”

多少小地方的官家嫡女都沒資格得見皇帝一面,這一無是處的徐景莞能死在宮中,也算是不枉來這人間一遭了。

“娘,你們將她帶出去,送上院外進京的轎子吧!如果她有這個能耐,在進京的路上自己跑了,那就不管我們徐家的事。”

“……”

徐景莞瞪大眼睛,緊緊地盯著應該是自己嫡姐和主母的兩個女人,眼神中充滿了不甘。

——不要啊,她不想就這么去送死!

——她還年輕,還沒活夠呢,就算死也不想死得那么那么慘啊!

心中波濤翻涌,身體卻連動動手指都辦不到。

徐景莞恨啊,一口銀牙緊咬。

恨只恨自己沒跟女主角同名,睡一覺就穿到了將死的炮灰女配身上!

徐景怡眉頭輕蹙,“嘖。”

她方回府上的時候,這慫包都不敢多看她一眼,現如今可能知道自己死期不晚,想要牢牢地記住這張害了自己的臉吧。

只見徐景怡勾唇淡笑:“妹妹想來是恨毒了我,可要記住我的長相哦,等來日化作厲鬼來報復我!”

“好了,好了,時候不早,那孫公公該等急了!”

徐夫人聽著實在瘆得慌,連忙命人七手八腳地將徐景莞整個人抬起來,冒雨送往家門前那等著抬人進京的轎子里。

“哎喲喲,徐家小姐可真是金貴得很,上個轎子也要眾人抬著!”轎與旁一名太監陰陽怪氣地說著,應該就是孫公公沒錯了。

徐夫人撐著傘緩步跟來,笑道:“小女兒少不更事,一心想留在父母身邊盡孝,因著耽擱了些時辰,還望公公擔待。”

“哼!”

孫公公一仰脖子,順帶掃了正被抬上轎子,動彈不得的徐景莞一眼。

徐景莞拼命地沖他眨眼,希望這位孫公公能良心發現,幫自己這一次。

據書里所說,在徐府外頭等了太久的孫公公早就發覺不對,心道這恐怕上演的是一出貍貓換太子。

——只無論貍貓還是太子,橫豎都是要死的,一時間也就沒什么太大分別了。

縱然徐景怡本人身懷文韜武略,皇上也不過是圖個新鮮而已。過幾日皇上覺得膩了,她仍逃不過以往入宮那些美人一樣的命運。

孫公公無動于衷,徐景莞心如死灰。

三日后,馬車抵達盛京。

自打被封住的穴道自動解開,徐景莞能動彈了之后,便無時無刻不計劃著如何逃跑。

借口小便,假裝發瘋,妄圖半路掙脫兩位嬤嬤的束縛跳下轎子……

能試的法子都試過了,她已經不知是第幾次被捉回來。

“我勸徐小姐還是省點力氣進宮伺候皇上吧,”

孫公公涼颼颼地道:“若是皇上一進內殿,見你蓬頭垢面,又累得像吃了軟骨散一樣,保不準會當場龍顏震怒,到時候……”

到時候她的死期就又要提前了是嗎?

徐景莞無奈苦笑,索性安安分分地在轎廂里坐著,直到入宮。

她被安置在皇宮內不知哪座偏殿,心中一刻更比一刻不安幾分。

盯著徐家象征性為她帶來的兩箱子行李,徐景莞心想——

我絕對不能坐以待斃!

她于是沖向樟木箱,瘋狂地翻找著,想看看里頭有沒有逃跑能用得上的東西。

反正早死晚死都得死,她無論如何都要搏一搏!

當徐景莞從箱子里翻出兩把巨大的茜紅色綢扇,正琢磨著這玩意能派上什么用場之時,殿外傳來孫公公標志性的一嗓子:

“皇上駕到——”

網友評論

發表評論

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

為您推薦

    古風小說排行

    人氣榜

    内蒙古11选五走势图 股票趋势分析视频 如何看懂股票k线图 友玩广西棋牌苹果版 江西多乐彩走势图遗漏 股市宏观分析 上海天天彩选四开奖 老牌配资 广东快乐十分平台 管家婆精选二肖二码 黑龙江快乐十分购买平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