精彩小說盡在QQ1234小說網!手機版

首頁古風→ 重生之鳳冠京華

重生之鳳冠京華

作者:修身養性 主角:樂清妤赫連瞿  來源:掌中云

完結付費 重生復仇

《重生之鳳冠京華》作者修身養性,主角樂清妤赫連瞿,小說劇情一波三折,內容看點十足,文風有點虐,小編強烈推薦閱讀!...

11萬字 更新:2020/01/02

在線閱讀

  • 讀書簡介
  • 章節目錄在線閱讀
  • 評論

《重生之鳳冠京華》作者修身養性,主角樂清妤赫連瞿,小說劇情一波三折,內容看點十足,文風有點虐,小編強烈推薦閱讀!

免費閱讀

面對曲向南的指責,樂清妤輕笑一聲,看向曲心柳,“曲小姐既然沒有出門,身上的桂花香從何而來?”

曲心柳一怔,眼神有些閃爍,此處的后院正好有好幾棵桂花樹。但是單憑花香定人死罪,未免太過荒謬草率,想到這里,曲心柳穩定情緒,強做鎮定。

“姐姐身上也有桂花香,這里大多數人都有,怎么偏就我是殺人犯?”

“這么說,你是承認來過此地?”

樂清妤抓住曲心柳話里的錯處,一針見血,說得曲心柳神色更是慌亂。

曲向南詫異得看向曲心柳,沒想到她會來這里,眾人頓時將輿論的矛頭調轉。

赫連瞿也聽出了一點意思,曲心柳撒謊,她的嫌疑無疑是最大的。

“爹爹,女兒真的沒有殺人,單憑花香怎能草率斷案!”

“怎么不能,曲大人單憑小廝端了茶都能斷案呢。”

樂清妤故意諷刺,氣得曲向南的臉青一陣白一陣,赫連瞿輕咳提醒她,一炷香就快燒完。

她收到暗示,很快冷靜下來,壯著膽子去查看死者,觀察非常細致。

發現死者的確是中毒身亡,沒有其他的傷口,又去查看那壺茶。

樂清妤拔下頭上的銀簪,長發如瀑傾瀉,赫連瞿不由自主得多看了兩秒。

銀簪試毒沒有變黑,說明茶壺里面的茶水正常,難道曲心柳真的沒有下毒?

“這只茶杯,還有誰碰過?”

“蓮香碰過!我送茶的時候,蓮香就坐在素心身邊!”

送茶的小廝站出來指認,蓮香瞬間驚慌跪地,渾身戰栗,抖得像個篩糠,一看就是一副被人抓到狐貍尾巴的模樣。人群中有人揭穿,蓮香好幾個老主顧,最近都被素心搶了去。

“胡說!我和素心關系甚好,不是我,我沒有殺人!”

樂清妤走上前,蹲下身捏起蓮香的下巴,清冷的目光看著她,攻氣十足。

接著,目光下移,落在她的指甲上。上面涂了黑色的植物染料。

蓮香注意到樂清妤的目光,下意識將手往袖子里縮,卻被她一把抓住。

“倒杯溫水來。”樂清妤淡然吩咐,有捕快火速照做,溫水送到面前,她將蓮香的指甲強行浸了下去。

黑色的植物染料氤氳開,染黑了那杯溫水,樂清妤將茶杯湊到蓮香的嘴邊。

“來,姐妹,干了它。”

蓮香驚恐地搖著頭,真兇不言而喻,此時線香上,點點星火漸漸熄滅。

府衙的人瞬間將蓮香逮捕,曲向南忽而爽朗笑了,翻臉比翻書還快。

“沒想到,大小姐真是斷案如神,曲某佩服。”

樂清妤沒有讓曲向南向端茶的小廝道歉,而是走近幾步,輕啟朱唇,“曲大人可得看好自己的女兒,否則,下次就沒那么幸運嘍。”

話畢,樂清妤莞爾一笑,曲向南的臉色更是陰沉,拽著曲心柳,和府衙的人一起離開。

人群中傳來響亮的掌聲,眾人視線聚集,樂清妤微微一怔,赫連瑾!沒想到,千方百計想要避開他,卻還是遇上了,這段孽緣注定逃不過去。

赫連瑾瀟灑走出,眾人拜倒,高呼太子千歲,赫連瞿也行禮,喚一聲五哥。

“樂尚書有女如此,真讓本宮刮目相看。”

“太子過獎,臣女不過是誤打誤撞,僥幸破案罷了。”樂清妤沒敢嘚瑟,若是鋒芒太露,容易引起赫連瑾更多的興趣。

赫連瑾上前一步,拿了她手中的銀簪,指尖穿過她的秀發。

“臣女自己來便好,不敢勞煩太子。”樂清妤刻意疏遠赫連瑾,不僅自己整理頭發,還往赫連瞿那里站了站。

赫連瞿看出樂清妤對太子無意,似笑非笑,看著她的目光都柔和了些。

被美人疏遠,赫連瑾微微皺眉,暗罵樂清妤沒有眼光。

罷了,既然眼拙,也就不配做他的女人!

“本宮還有事,就不在此多留了。”

“恭送太子!”

樂清妤心中暗暗松口氣,最好赫連瑾對她印象差到極點,認為她有眼無珠,不識抬舉,這樣就能避免往后的接觸。

反正,她已經做好了兩手準備,不一定非得進宮。

進宮雖然是報仇的最快方式,但是不進宮,能和赫連瑾保持距離。

忽然想起還在等候的清恬,樂清妤連忙匆匆行禮,告別了赫連瞿。

赫連瞿一手負在身后,看著她的倩影,眼底劃過一絲笑意。

找到清恬的時候,小丫頭的面前滿是剛吃完的點心盤子,樂清妤啞然失笑。

姐姐離開這么久,她能坐得住,還悠哉得吃這么多東西,真夠淡定。

“姐姐,你去哪兒了,怎么這么久?”

“沒去哪兒,走,咱們到外面轉轉。”

樂清妤岔開話題,帶著樂清恬離開,因為破案,廟會都沒看呢。

兩人來到廟會現場,看著熱鬧的人群,游覽大廟外的街邊小攤。

“姑娘,對詩嗎,一次十文,對上了送繡花絲帕哦!”

各種類型的詩句吸引了樂清妤,沒想到,中元節還有這么風雅的活動。

樂清妤將糖炒栗子塞到樂清恬懷里,拿出錢袋,交出十文錢。

老板友好得將毛筆遞給她,如果對得好,就能得到精致的絲帕,對得不好也沒事,還有各種味道的香囊。樂清妤細看掛在竹架上的紙片,一首掛在角落的詩,入了她的眼。

“秋棠金風玉瓊漿,朦朧細雨美嬌娘。”

剛念完,樂清恬就笑了,這是哪個紈绔公子哥的詩句啊。

樂清妤提筆,對下詩句——不知落霞何處去,卻是他鄉錦衣郎。

落筆,樂清妤勾唇一笑,老板一看連連稱贊,沒想到一個小姑娘有如此文采。

“絲帕就不用了,讓我出一題便是。”

樂清妤拒絕了絲帕,家里多得很,她只是對詩有興趣。

略微思索后,寫下——金菊木槿花開落,前塵無歸今生來。

寫完,帶著清恬走了,打算逛一圈再回來。

廟會十分熱鬧,樂清妤買了兩個面具,和清恬一人一個。

兩個女孩兜了一圈回到原點,樂清妤發現,她的詩已經有人對了下句。

“醉看西樓秋月夜,他朝良辰花轎抬。”

“這詩,是姑娘出的題?”

有人站在她的身后,樂清妤轉身,時間仿佛在此刻停止。

赫連瞿緩緩抬手,摘下她的面具,冷漠的臉上有了笑容,比廟會的煙花還要吸睛,原來他笑起來那么好看。樂清妤明顯感到心跳加速,回神時才覺臉頰發燙。

“咦,姐姐,你怎么臉紅了?”樂清恬沒有顧忌,脫口而出,樂清妤更是漲紅了臉。

“這詩,是王爺對的?”

樂清妤反問,赫連瞿微微點頭,兩人之間的空氣仿佛在此刻變成了粉色。

不知為何,她總得,赫連瞿對的詩,像是對她表白。

老板見狀,很懂事地送上一方絲帕,赫連瞿親手遞給樂清妤。

“樂姑娘,走吧。”赫連瞿低聲輕喚,樂清妤默默跟上他的腳步,心中小鹿亂撞。

月光照在赫連瞿的身上,熠熠生輝,原來喜歡一個人的時候,他就會發光。

樂清妤深吸一口氣,不能因為感情沖昏頭,未來還有很遠的路要走。

網友評論

發表評論

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

為您推薦

    古風小說排行

    人氣榜

    内蒙古11选五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