精彩小說盡在QQ1234小說網!手機版

首頁歷史→ 大唐第一廢物王爺

大唐第一廢物王爺

作者:我愛大包子 主角:李運唐蓁蓁  來源:黑巖

連載付費 廢柴逆襲權謀

《大唐第一廢物王爺》作者我愛大包子,主角是李運唐蓁蓁。這本書的作者用生動細致的手法形象的描寫出書中的每一個角色,令讀者過目難忘,喜歡此文的朋友們趕緊來了解下吧!...

1萬字 更新:2019/12/19

在線閱讀

  • 讀書簡介
  • 章節目錄在線閱讀
  • 評論

《大唐第一廢物王爺》作者我愛大包子,主角是李運唐蓁蓁。這本書的作者用生動細致的手法形象的描寫出書中的每一個角色,令讀者過目難忘,喜歡此文的朋友們趕緊來了解下吧!

免費閱讀

嘩!!

眾人嘩然,除卻魏征,幾乎所有人皆是茫然不解,堂堂朝廷一品大員竟是給一位少年郎下跪,這是何等的荒謬至極。

方才聽魏相言語,稱其為云王?莫不是他真乃云王。

“魏相,您方才說他是……”藍田縣男畢恭畢敬的問道。

“此子乃太宗皇帝落于民間的皇子,云王殿下,可不是你們說的災星,懂了嗎?”

“什么,他是皇帝的兒子?”

眾人大呼,尤其是藍田村的村民,一個個嚇的血色全無,想到這些年他們欺負和羞辱李運母子的情形,他們害怕李運趁機抱負。

李運看著藍田村民,臉上寫滿了怒色,那些曾經對自己惡言相向的老叟稚婦們。

來此之前,魏征早已是了解李運的情況,見他面帶怒色,故意大聲說:“殿下,這些羞辱你的村民該如何處置?”

咯噔!

聞聽此言,村民心中一沉,暗叫不妙。

“吾為唐民,當受唐律之約,魏相乃帝國肱骨之臣,定熟知唐律,敢問他們之行徑,不知觸犯唐律幾何?”

魏征言道:“村民之行徑,已觸犯《斗訟律》,當笞四十,杖六十,見血為傷。”

李運哼笑一聲,道:“如此刑法,實在過于輕判,村民毆打和羞辱皇族之人,更是罪加一等,魏相可別想要徇私。”

“不知殿下覺得應當如何判罰才是?”魏征問道。

“這群人犯上作亂,欺辱皇族,可視同謀反,所有人皆當判處死刑。”

吸---!

眾人倒吸一口涼氣。

藍田村民聽完后,嚇的兩腿發軟,眾人撲通跪在地上,喊道:“大人饒命,王爺饒命啊。”

魏征也知李運心有怒火,畢竟這么多年遭人欺凌,而今終是可以痛快的反擊,只當是過過嘴癮。

然則……

李運接下來的一個舉動卻是令人無不膽敢而顫,“饒命?你們欺負我和娘親的時候可是想過會有今天?我不止一次說過,侮辱我可以,但不可以侮辱我的娘親,你們今天必須死。”

說罷,李運提刀殺去。

行至半途,被魏征攔了下來,說道:“殿下,怒火發泄完了就此作罷,何必真要動手?”

“讓開!老子今天要殺了這群老雜毛。”

“殿下,你可曾想過,如果今天你殺了村民的話,可是會寒了天下人的心,陛下努力開創的盛世局面將會就此崩塌,這種后果你就可曾想過,莫要意氣用事。”

盛世?!

李運呵呵一笑,李世民為了他自己,不惜派人殺害娘親,如今害人不成,反過來假惺惺的佯裝作態?李運就是要毀了他一手締造的王國,寒了天下人的心。

他要讓整個天下為娘親陪葬,包括李世民,更何況區區藍田村民。

“滾開!”

李運一聲怒吼,將魏征撞了出去,提刀便是大殺四方。

“老家伙,剛才是你羞辱我的娘親對吧?”

“王爺饒命,老朽知道錯了,再也不敢了。”

“老不死的,現在知道錯了,晚了,去死吧。”

“王爺饒……”

老叟話不曾說完,李運一刀將他的頭顱砍了下來,鮮血灑了一地。

“李運殺人了。”

村民德高望重的老人被殺,所有人都慌了,他們四下逃竄,可李運殺心已定,怒吼:“全都給我去死。”

啊!啊!啊!

一聲聲凄厲慘叫,無數人倒在屠刀之下。

魏征見此狀,仰天大呼:“造孽啊!造孽啊!!”

他萬萬沒有想到,李運竟然如此的殘暴,難道他真的是大唐的天煞孤星?!

“李運,你犯下大錯,臣一定要上表彈劾于你。”

一時間,血染藍田村,整個村子的人都被李運給殺了,一個不留。

殺光所有人后,李運冰冷的說了一句:“你可以彈劾我了。”

“蒼天啊。”

魏征仰天長嘆,他本是來接李運回宮的,卻不料想鬧出這種事情來。

而李運卻不顧他是否悲憤,心中暗說道:“娘親,您的仇,孩兒會讓李世民以及整個帝國付出血的代價,您不讓我參與皇室斗爭,孩兒偏要參加,我要用他們的鮮血祭奠您的在天之靈。”

只不過現在還不是報仇的時候,他要成為王爺,取得他的信任,一步步毀了他。

……

------

------

長安!

李運入城不過數日,方才是安頓下來,完成了冊封典禮之后,有了自己的府邸。

可好事不出門壞事傳千里,關于他屠戮了藍田村所有人的消息,終究是瞞不住的,被魏征一紙狀書告之朝廷,旋即遠播朝野內外,如同狂風暴雨一樣席卷了整個長安城。

而“李運“這兩個字也瞬間被所有人都記住了,幾乎一夜之間,成為了長安人人所唾棄的任務。。

他的生平過往也是被人翻了出來,關于他是天煞孤星的事情更被好事人放大,故意誣陷于他,發表威脅論。

“這個李運,仗著自己是太宗皇帝的兒子,便是無法無天,簡直豈有此理,此子若不加以懲處,將來天下百姓必受其害。”

“什么狗屁皇子,他不過就是皇帝的私生子,不好好夾起尾巴做人,竟然殺人,他死有余辜。”

“聽說他還是煞星轉世,只要跟他扯上關系,一定會倒霉的,他的娘親就是被他克死的。”

“呸!狗屁煞星,他就是個廢物,像他這種人,怎么不去死。”

“陛下不殺他,天理都難容。”

所有人都恨不能殺了李運,希望這種人快點死。

……

于朝堂之上,今日議會氣氛尤為緊張,自魏征從藍田村歸來后,朝堂上便生出了不少反對的聲音。

而大多反對的聲音則是關于冊封李運的事情,畢竟李運是私生子,其母出身卑賤,可李世民不顧群臣反對,冊封李運為“云王”。

可他萬萬沒想到,李運竟然做出了這種事情,屠殺了一個村莊的人。

想他的母親樂瑤,那是何等的溫柔賢惠,可怎么就生出了一個如此兇殘暴厲的兒子,可想到這些年對他們母子的虧欠,讓李世民特別的頭痛。

“陛下!此劣徒屠殺村民,劣根難馴,且不說他脾性如何,就他屠殺村民一事,則斷然不可留用身邊,否則只會為帝國蒙羞,還請陛下圣斷,除此妖孽,肅清朝堂。”

說話者,便是國舅長孫無忌。

“長孫大人說的極是,此子生于山野,劣性難馴,行如野獸,留他活路,只會生靈涂炭。”侯君集說道。

“侯大人所言甚是。”

……

一時間,所有人幾乎一邊倒的趨勢想要李世民殺了李運,而李世民念舊情,心中猶豫不決。

最后,他看向了一直遲遲不曾說話的房玄齡,道:“玄齡,此事你覺如何?”

房玄齡不說話,他知道李世民一定會問自己,因為房玄齡和樂瑤算是故友,故友之子,他自然不會不管不問,道:“臣知陛下猶豫為何,既是如此,倒有一策,或可行之。”

按照律法,李運的行徑確實該殺,不殺不足以平息民憤,可李運是樂瑤的兒子,殺了他又對不起死去的樂瑤,這讓李世民十分頭痛。

得知房玄齡有好的計策,不僅連忙問道:“是何計策,快些跟朕說來?”

“臣以為,李運之罪,不可輕饒,諸位大人擔憂不無道理。”李世民聽了,剛想說這是什么破計策,可房玄齡反而繼續再說:“然則,李運有罪不假,卻事出有因,他從小受盡村民屈辱,敢問各位大人,你們從小被人欺凌,心中氣憤與否?”

是啊,一個長期遭人欺負的人,又怎會善罷甘休,更何況李運死了娘親,悲上添悲。

此時,朝堂眾臣不語。

見眾人不說話房玄齡則繼續說:“各位大人不說話,那便是默認了我剛才的說話,各位大人皆是文學素養之士,尚且做不到忍氣吞聲,而今又何必為難一個少年郎呢?”

“你們口口聲聲說李運劣性難馴,是煞星,在我看來,李運確是個孝順的孩子,他為了娘親,被人欺負十多年而不還手,在娘親死后,確因村民羞辱他的娘親而大開殺戒,這不是孝又是什么?”

“房大人此言差矣,殺人就是殺人,無所謂目的如何?李運觸犯唐律,就該受罰。”長孫無忌說道。

房玄齡不急不躁的說:“罰,當然要罰,我也沒說不罰,可關鍵是如何懲罰即可平息民憤,亦可對云王起到警戒之用。”

“丞相可有辦法?”

房玄齡微微一笑,對太宗皇帝說:“陛下,諸位大人都覺得李運劣性難馴,那便是暫且記下他的罪過,找一位仁德之師教育他,若他真是劣根難馴的話,到時候再定他的罪過如何?”

“此法甚好,不知何人可堪當重任?”

“論及賢德,當屬皇后長孫娘娘,她之仁德,無出其右,由她來管束李運,陛下也會放心吧,如此之策,可謂一石二鳥,陛下您覺得呢?”

長孫無忌聞聽,當即站出來反對,怒道:“房玄齡,此等危險之人放在舍妹身邊,你居心何在?”

可不等長孫無忌多說,李世民欣然接受,對于長孫皇后,他再放心不過,當初冊封李運,觀音婢也是極力贊成的。

由他教化,自然安心。

“就按照玄齡的方法來做,李運交由皇后管理,與諸皇子公主同入國子監學習,準備迎接半年后的科舉大考,朕倒要看看,是朕的兒女厲害,還是民間的書生們更強。”

“陛下,萬萬不可啊。”長孫無忌說道。

“朕心意已決,退朝吧。”

退朝之后,長孫無忌滿是憤懣的瞪了房玄齡一眼,他知道房玄齡和李運的娘親年輕時候私交甚好,說什么權衡之策,根本就是暗中幫助李運。

房玄齡回府途中,于車轎中自言自語說了一句:“樂瑤,我能幫你的只有這些,小運他能走到何種地步,就看到他自己了。”

------

------

“蓁蓁,你好久沒來王宮了,母后可時常念叨著你呢。”

太子李承乾領著一群人,圍著唐蓁蓁身邊打轉,她可是長安第一美人,亦是長孫皇后的表妹,可是無數人追求的對象,當然李承乾也不例外。

由于唐蓁蓁的父親老來得女,故她與李承乾年紀相仿,而且在唐代什么表姑表妹相互成親可不算是什么稀奇事。

唐蓁蓁頷首微笑,道:“我這次進宮來,可是有要事找表姐。”

“找母后作甚?”

“我聽說陛下找到了失散民間的兒子,特來詢問此事,畢竟這可不是小事。”

“你是說李運嗎?不過是私生子,一個民間來的賤種罷了,你要見他,我派人把他抓來見你就是。”

“承乾,他可是你的哥哥,你怎能這般說話?”

“我可沒有煞星哥哥,聽說他屠殺了一個村子的人,他母親也被他克死了,跟他有關系的都沒好下場,還是離他遠些。”李承乾說道。

“我可是聽說他被陛下安排在表姐的宮中,由表姐敦促于他,你們以后可就是低頭不見抬頭見。”

“什么?!此話當真?”

“真假與否,前往后宮一探便知。”唐蓁蓁說道。

說至此,李承乾快步朝后宮走去,他可不想跟災星一起。

……

至后宮,果然如唐蓁蓁說的那般,李運被交由長孫皇后,并一起入國子監學習,這可是得到了李承乾的強烈反對。

“我不同意,父皇什么意思,憑什么讓那個煞星跟我們一起上學,反正我就是不同意。”

而此時李運已是在皇后宮中,聽到李承乾的話后,自顧走走到李承乾身邊,說道:“你就是李承乾?”

“我就是,你是誰?!”

李承乾明知故問,故意擺出一副很囂張的樣子。

“李運,你的大哥。”

此刻,唐蓁蓁也是注意到李運,在他身上不由多打量了幾眼,原來傳說中的殺人魔就是他,一位俊郎的少年。

“我呸!你一個鄉野來的賤種,克死自己娘親的煞星,你也配做我的大哥?”

李運暗下一沉,忍了,可李承乾竟然不知好歹,道:”真不知道你娘怎么生出你這樣的兒子,她真夠倒霉的,也活該被克死。”

“你說什么?”

“我說,你娘被你克死,她活該啊,你個天煞孤星,快滾出皇城,別玷污了神圣的大殿。”

“承乾,不可無禮……”

“你有種再說一遍。”

“說就說,我可是太子,怕你啊,你娘生了你個賤種,活該被克死,她死有余辜。”

“侮辱我可以,但不能罵我娘。”

“罵她怎么了?她生出你這種人,她不是個好東西,你和你死去的娘都不是好東西,你們怎么不去死啊。”

“你!找死!”

李運真的怒了。

網友評論

發表評論

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

為您推薦

    歷史小說排行

    人氣榜

    内蒙古11选五走势图